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咨詢電話:18515679113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版權新聞

著作權不屬于個人?廣州一員工“攬私活”做視頻被告上法庭

發布于 2022-03-13 18:02 閱讀(

  今天(3月1日),廣州互聯網法院通報了一宗近日審結的一名員工利用工作便利拍攝視頻引發著作權爭議的案件。

  小智公司(化名)與其員工簽訂的勞動合同約定,職務開發軟件、職務作品或業余時間利用公司提供的資金、技術、信息或其他條件完成的有關新產品開發研制的軟件、產品、圖紙稿件、書籍等產權都屬于公司所有,員工無權占有,無權對外提供。

  李某系小智公司汽車事業部負責人,Z公司系李某注冊的個人獨資公司。小智公司發現,李某自2019年5月起,持續以其個人或其注冊成立的Z公司的名義,與D公司進行合作,擅自在D公司運營的抖音賬號傳播小智公司汽車事業部其他員工開發創作的視頻,以謀取利益。小智公司遂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法院判令李某、Z公司、D公司停止侵權、賠償損失。

  小智公司是否系案涉視頻的著作權人成為法庭上雙方爭議的關鍵問題。

  那么,案涉視頻是否屬于職務作品?法院指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2010年修正)》第十六條的規定,職務作品分為普通職務作品與特殊職務作品,普通職務作品的著作權由作者享有,特殊職務作品的除署名權外的著作權由單位享有。構成職務作品必須符合兩個條件:***,創作作品的自然人是單位工作人員;第二,作品是為了完成單位工作任務,根據單位下達的書面或口頭指示而產生。

  法院表示,本案中,參與案涉視頻創作的李某等人雖均系小智公司員工,但根據勞動合同約定,李某等人的工作職責均為概括性的工作崗位職責要求,小智公司并未明確指示李某等人為D公司拍攝案涉視頻。李某等人為D公司拍攝視頻系李某個人安排,與D公司簽訂并履行合同的也是李某經營的Z公司,與小智公司無關。因此,案涉視頻并不屬于職務作品。

  案涉視頻是否應當根據勞動合同的約定確定著作權人為小智公司?法院審理查明,小智公司在與李某等多人簽訂合同時均約定,知識產權歸屬小智公司所有的創作成果包括三類:一是職務開發軟件;二是職務作品;三是業余時間,利用公司提供的資金、技術、信息或其他條件完成的有關新產品開發研制的軟件、產品、圖紙稿件、書籍等。案涉勞動合同所約定的前兩類創作成果屬于職務作品,但案涉視頻不屬于該合同約定的前兩類職務作品的范疇。

  關于合同約定的第三類創作成果。上述條款是小智公司事先擬定、便于重復使用的格式條款,員工在簽訂合同時難以對該條款進行協商。對格式條款的理解有兩種以上解釋的,應當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條款一方的解釋。該條款中的“其他條件”以及“等創作形式”均應解釋為與先前所列舉的具體事項屬于同一種類。案涉視頻拍攝過程中,D公司提供了資金、音響產品、汽車、場地、出鏡人員等資源,拍攝目的是為D公司提供抖音短視頻服務,作品表現形式為視頻文件。故案涉視頻不符合合同明確約定的第三類情形。

  綜上,廣州互聯網法院指出,現有證據不足以證明小智公司對案涉作品享有著作權,小智公司起訴主張李某、Z公司、D公司構成著作權侵權,缺乏依據,判決:駁回原告小智公司的全部訴訟請求。該判決現已生效。

  法院同時指出,李某在雙方勞動合同存續期間,占用部分工作時間,組織公司其他員工利用公司提供的部分物質條件,從事與公司經營業務相關的個人業務,并從中牟利,違背了敬業、誠信、友善等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侵害了小智公司的合法權益。但由于該行為系另一法律關系調整的范疇,本案不予處理,小智公司可以另循其他法律途徑解決。

  法官:員工“攬私活”,風險重重

  廣州互聯網法院法官戴瑾茹介紹,因員工“攬私活”引發的糾紛,是司法實踐中比較常見的糾紛。

  那么員工“攬私活”創作的作品,單位能否對這些作品主張權屬?應該如何處理員工“攬私活”的行為?

  對于員工“攬私活”創作的作品,單位能否依據與員工簽訂的勞動合同直接取得著作權?戴瑾茹說,員工在單位工作期間創作完成的作品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為完成單位工作任務創作的作品,即職務作品;另一類是與工作任務無關的情況下創作的作品,即員工個人作品。按照法律規定,單位可以與員工通過簽訂勞動合同的形式,將職務作品的著作權約定為單位所有,在此種情形下,員工僅享有署名權,而著作權的其他權利歸屬于單位。需要注意的是,此類約定有效的前提是該作品是為完成單位工作任務創作完成的職務作品。

  實踐中還有一種情形,即約定員工創作的與工作任務無關的作品也歸屬單位。比如,員工“攬私活”創作的作品一般應當屬于員工的個人作品,那么,單位能否依據與員工簽訂的勞動合同直接取得著作權呢?該類型條款屬于格式條款,有人認為格式條款當然無效。

  實際上,格式條款并非當然無效,民法典第四百九十七條對格式條款無效規定了具體情形。如果條款的約定系雙方真實意思表示,比如員工與單位已通過協商達成一致意見,甚至勞動報酬即包括了員工可能在工作期間創作的全部作品對價,那么,在不存在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或是違背公序良俗等其他法定情形,應尊重當事人意思自治,承認權屬約定條款效力。因此,單位有可能根據合同的約定取得員工創作的個人作品著作權。

  不過,戴瑾茹說,由于這種約定屬于格式條款,在合同當事人對條款解釋存在爭議時,應當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條款一方的解釋。即對合同沒有約定或約定不完備的事項,不應采取類推或擴張的方法進行解釋,而應從***狹義的含義進行解釋。因此,在合同當事人對格式條款解釋存在爭議時,員工有可能依據格式條款解釋規則,取得個人作品著作權。

  若員工“攬私活”創作的作品,單位不享有著作權,那員工是否無需承擔任何法律責任?戴瑾茹表示,員工“攬私活”創作作品,單位未必能夠通過合同約定取得著作權,但該行為明顯違背“敬業”“誠信”等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本案判決也對該行為明確作出否定評價。

  來源:羊城晚報·羊城派、瀟湘晨報

  聲明:版權歸原創所有,轉載此文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請與本網聯系,我們將及時更正、刪除,謝謝。

免费完整gv片在线播放男男,欧美老少配孩交,国产亚洲欧美日韩在线一区二区三区,国产亚洲欧美日韩在线一区二区三区